第1章 第 1 章

金秋十月的大学校园,木槿花正开得盎然,教学楼下课铃一响,肚子大唱空城计的学生们从大楼里鱼贯而出,干饭大军潮水一般涌向校内各大食堂。

室友舒曼曼大姨妈提前了,慌慌张张奔去小超市买姨妈巾,明笙和乔羽就陪着她,顺便也买点薯片什么的,晚上追综艺时可以吃。

明笙没有吃零食的习惯,在日用品区前转悠,拿了几块肥皂。

昨天一个客人看电脑太过专心,把咖啡碰倒了,她正好送甜品,工作服就跟着遭了殃,咖啡渍晕开一大块,白衬衫差点做了画布。

为了洗这件工作服,她把仅剩的那点肥皂全用完了。

“今晚还有夜班?”乔羽结完账就把薯条给拆了,递到她面前。

舒曼曼这人毛病不少,选择障碍是其中一个,选卫生巾能纠结半天,干饭小组只能舍命陪君子在门口无聊地等。

“有,明天还要上。”

明笙也饿得前胸贴后腹,抓了两片薯片,温吞地吃起来。

她是典型的南方姑娘,肤白若瓷,身高虽有165,但骨架纤细,眉眼精致如工笔画,同样都是饿得大嚼薯片,乔羽能吃出一股女汉子味道,到她这里,就是仙女在给薯片做广告,秀气养眼。

她习惯了陌生男生的目光,侧身避了避,只当看不见,慢吞吞说,“一个姐姐去外地看男朋友了,帮她顶几天。”

“现在流行大老远看男朋友了吗?不是应该反着来?”

乔羽母胎solo到现在,不理解人类复杂的爱情,“她倒是鸳鸯快活了,你上夜班多糟心。”

有人表露关心,明笙当然感动,只是不觉得有多糟心:“下班十点,那里是闹市区,安全着呢。”

“夜班工资挺高的,要不是回学校不方便,我还想天天上呢。”

她什么都不在意,最在意的还是工资。

乔羽每个月零花钱不少,不太懂她对金钱的渴求,咕哝了句“财迷”,把薯片嚼得咔咔作响。

明笙自动忽略她的咕哝,仰着下巴望云卷云舒,神游天外。

舒曼曼磨磨蹭蹭的,三人终于可以步向食堂,算她还有点良心,知道拖累朋友们饿肚子,买了三杯冰椰奶。

来迟的好处就是食堂没什么人了,周边稀稀拉拉地坐着人,看着挺舒心。

毕竟谁都不想在菜场里吃午饭。

三个人里明笙还是话最少,乔羽和舒曼曼都习惯了,清城大学排得上的美女嘛,明笙要是个话痨,那美女的滤镜还不全碎了?

她俩属于活泼那一挂的,一坐下来就叭叭叭,一起做gossip girls.

“哎你们听说了没有,咱们学校那几个大帅逼从帝都回来了,拿了机器人大赛含金量最高的奖,有投资人排着队要用钱砸他们呢,可牛逼plus了。”

舒曼曼一聊起男人,姨妈痛都暂时搁置脑后,几乎满血复活。

明笙本来正安静吃凉粉,闻言,拿筷子的手顿住,整个人条件反射地一僵,只有睫毛簌簌轻颤了两下。

然后筷子动了,凉粉细嚼慢咽,谁也没发现她那一瞬的异样。

乔羽也关心自家天团哥哥,听说那三个大帅逼回来,眼里全是粉红泡泡:“不愧是我爱到肝疼的李京尔,到哪都是光一样的存在啊。”

舒曼曼自说自话,显出一分少女的傻气:“听说傅西洲都火到帝都大学城了,我不甘心,明明他是我们清城女生的公共财产嘛。”

对面的乔羽倒无所谓,轻狂型的傅西洲不是她的菜,帅逼里唯一戴眼镜的李京尔才是她的理想型。

“别傻了。”她很懂地说,“傅西洲没去比赛前就火出圈了。”

“在这个丑男扎堆的世界,女生是不会错过任何一个帅逼的好嘛。”

“是吧,笙笙?”

她又不甘寂寞地碰了碰没有参与话题的明笙。

明笙心不在焉,很公式化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乔羽察觉到她的敷衍,很气不过地说:“吼,你这个女人敷衍我,我要报警。”

明笙气得拍她。

三人正闹着,不想,说曹操曹操就到。

都过了饭点了,女生们口中津津乐道的帅逼天团三人组,就这么好巧不巧地出现在了校园最东边的偏僻食堂。

随同他们一起出现的还有两个女生,都是瘦高个,盘靓条顺,妆画得精致,穿着也够潮,在朴实的校园里,算是闪亮同时又疏离感很强的美女。

而五个人当中最引人注目的,自然是手插着裤兜,漫不经心走在一侧的傅西洲。

他就像一个人形发光体,耀眼、恣傲,俊朗卓然的脸360度无死角,配合他健硕有型堪比运动员的高大身材,鹤立鸡群到牢牢攫住年轻女孩们的视线。

乔羽和舒曼曼前一秒还叽叽喳喳,下一秒突然见到那几个风云人物,便一个两个静若玉兔,两双少女怀春的眼睛恨不得焊死在傅西洲和李京尔脸上。

“傅西洲旁边那个小妖精是谁啊?新女友吗?这是什么人间疾苦啊,姨妈痛还要让我看到这个。”

“把你的大头挪开。”乔羽伸长了脖子,“挡着我看李京尔了。”

“你是看吗?你明明在用眼睛舔。”舒曼曼毒舌,她最烦别人损她脑袋大了。

“说得你没有舔一样。”

吵吵闹闹的两个女孩子都没注意到明笙过于安静。

不过室友们也都习惯了,明笙这方面显然还没开窍,也许是她自己也长得好,对同样外形出色的异性并不感冒,每当她们提起傅西洲李京尔,她从来不插嘴不参与讨论。

就像现在,她只是略显惊讶地往那个方向匆匆瞥一眼,目光在那几个人身上停留几秒,便面无表情地继续低头吃饭,可能是饭菜太香了,她那张漂亮清纯的脸蛋压得很低。

那边,那焦点中心处的五人打好了饭,端着盘子要找位子坐。

傅西洲在前,慵懒散漫的视线在空荡荡的座位区随意掠了一个来回,便抬起脚步,往这边走来。

“来了来了,他自带光圈来了。”

舒曼曼背后好像长了双眼睛,虽然压着嗓子说话,兴奋的语气却像中了一注大彩票。

“神经,他是佛祖吗?还自带光圈。”

乔羽虽然这般提醒,其实乱飘的眼珠子,也泄露了她此刻略显亢奋的心情。

谁叫斯文又儒雅的李京尔是她的理想型。

傅西洲是天生的团队领导者,他往这边走,其他几个自然没有不跟着他的道理,他随意挑了一张空桌子坐下,恰好和舒曼曼他们隔一张桌。

不远不近的距离,已经够舒曼曼心花怒放,她看似用筷子捣弄盘子里的菜色,很淑女地有一口没一口的地吃着,其实耳朵竖得老高,在偷听隔壁桌的动静。

隔壁的隔壁桌,因为座位问题,产生了一点小争执。

四个人的桌子,可他们有五个人。

女声很娇,带一点脆生生的嗲:“廖擎你一个大老爷们,干嘛老粘着傅西洲,去去,跟李盈坐一块去。”

可叹廖擎一个185的大高个,一身长期运动锻炼出来的腱子肉,全身上下什么都强悍,就一张嘴最弱最无用,特别是面对着娇蛮不讲理的女孩子,毫无招架之力。

他双唇翕动,最后只能灰溜溜端着盘子,给她腾出风水宝位。

也就是傅西洲的邻座。

于是那一桌就三人,傅西洲、李京尔,还有这个娇滴滴的女生。

男生们闷头干饭,只有她话最多。

“傅西洲,你们学校这家食堂菜品不错哎,虽然凉了点,不过味道还挺可口的。”

“你和李京尔廖擎,常来这里吃?”

“不过你们学院附近不是有个很新的大食堂?这家食堂有什么特色菜吗?你们竟然绕了一大圈来这吃饭。”

不得不说,比起刚才对着廖擎时的泼辣直接,这女生对傅西洲说话的口吻要委婉温柔许多,善于抛出话题的同时,也拐弯抹角的,想要问出点什么秘辛来。

可惜她出招,傅西洲却充耳不闻一个不接,脸色冷峻只管吃自己的,完全当她是空气。

女生可怜巴巴凝望他,却等不来任何回应,面露一丝尴尬。

还好李京尔很有绅士风度,给她台阶下:“东门食堂大妈一般不手抖,我们男生要想吃饱,还是得往这边来。”

“原来是这样,好有趣,原来你们男生的需求这么简单哦。”

女生递给李京尔一个感激不尽眼神,总算识趣没有再问东问西。

但不问,并不表示眼睛会闲着。

都说清城大学执全国大学之牛耳,不仅理工科人才济济,文科还频出美女,她自然不信,今天借着机会特地跑来亲自打探下潜在情敌多不多。

结果眼睛只是稍稍一偏,一张白玉无瑕的脸便进入眼帘,令她心下一沉。

怕什么来什么,这邻座吃饭的女生,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。

骨相皮相都堪称绝佳,优越的高颅顶、饱满的后脑勺,这些美貌元素她一个不缺,还优秀到能让同龄人嫉妒。

美女也分三六九等,这女生属于顶顶好看那种。

苏映月家庭优渥,是真真正正被当公主捧着养大的,很不喜被人比下去。

她多疑地暗中观察傅西洲好几回,见他神色平淡,专心吃饭之余,只跟李京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他们的项目,对周遭出现的美女并不曾表现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关注。

在帝都比赛时他就这样,心无旁骛地做自己的事,压根不关心身边那些想尽办法靠近的莺莺燕燕。

她彻底放下了心,举止优雅地开始动筷吃饭,想着来日方长,傅西洲总有一天是她苏映月的裙下臣。

这时,原本寂静的环境响起一串悦耳手机铃声。

[Deep magical trees murmuring breeze carry me home]

苏映月下意识寻找声音的来源,却在扭脸的瞬间,错过了身边男人眸中一瞬而过的阴沉。

明笙见是那位去了外地找男友的学姐打来的,赶紧接起电话。

学姐大约在外地遇到了什么事,说要再推迟一周回来,拜托她帮人帮到底,再顶一周的晚班。

要是搁之前,这种小忙明笙是不会犹豫的,不过现在情况又不一样了,未来一周她能否保住这份兼职还是未知数。

学姐见她支支吾吾答应不下来,就有些急了,软磨硬泡说了许多要请她吃饭之类的客气话,明笙到底性子软,最后还是答应了。

“唔,好吧,学姐你尽快回来呀。”

软糯的声音压得极轻。

乔羽却是个大嗓门,听力还分外好,见她挂了电话就开始打抱不平:“怎么滴?你那恋爱脑学姐又让你多加一星期的班?”

可惜室友一片好心,对明笙来说可能就是一场噩梦的开始。

她息事宁人地说:“也没什么,也就一星期而已。”

“晚班对她来说是安全,对你能一样吗?你忘了上上星期你被一个酒鬼拖着不让走,最后打了110才脱得身?”

乔羽越说越激动,完全没有注意到明笙本就白皙的脸又白了几个度,垂着眼皮,无措地开始咬唇。

乔羽也全然没注意到,傅西洲那一桌已经完全没了动静,好像那里没人似的。

但其实,他们一直坐在那里。

这顿午饭吃得明笙提心吊胆,好在乔羽有快递要拿,她们没有久留就走了。

过去好几天,生活如常,并没有发生预期中的强力干预。

明笙极力回忆当时每个细节。

她接了那通电话后,两桌人井水不犯河水地各自吃饭,直到她和室友们先行离开,隔壁桌的某人低头吃饭,甚至连眼神也懒得给她一个。

这给了她一种无限接近现实的错觉。

好像——她和傅西洲那段见不得人的地下关系,已经结束了。

大家好久不见,上次告别还是冬天,现在再开文都是夏天了,我滑跪ORz

希望这本还能看见熟悉的读者ID。

开文排个雷哈:

1.男C女C,决裂后女主有短暂恋情,有过KISS,但没有X生活,男女始终只有彼此。

2.作者水平有限,可能有雷(作者本人也不知道雷点会是啥),可能有古早味(十有**),入坑谨慎。

3.前期大学校园,后期都市,字数估计35W

4.入V前隔日更,养养人气(因为太久没开人气跑光了T T),入v后日更

开文送100个红包,两天后来发。

作者有话说

第1章 第 1 章

上一章
下一章
目录
换源
设置
夜间
日间
报错
章节目录
换源阅读
章节报错

点击弹出菜单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声
女声
逍遥
软萌
开始播放